宰相制度起源于什么时候?为什么从汉武帝开始相权要被打压?

  • 作者:历史天空网
  • 标签:   汉朝      汉武帝   
  • 时间:2019-09-02
  • 点击率:
原标题:宰相制度起源于什么时候?为什么从汉武帝开始相权要被打压?

  宰相制度起源于春秋战国时期,那时各诸侯国所设立的相国、相邦等官职,在随后被秦始皇确立为一项正式的制度,并一直延续到明朝洪武十三年。在这两千年中,皇权与相权之争从未停息,并以朱元璋杀胡惟庸而发展到一个极点。但宰相制度并未真正就此终结,其余烬直到清朝覆亡才算彻底熄灭,因为明清两代有宰相之实者从未断绝。

image.png

  宰相一词在整个封建时代并没有直接用作官职名称,而是在不同时期以丞相、大司徒、录尚书事、尚书令、侍中、同平章事、内阁大学士、军机大臣等名目出现。秦朝时皇帝之下的最高行政长官称作丞相,就是“掌丞天子,助理万机”的宰相。这种丞相以一职“独兼三公之事”的模式属于“独相制”,在职数上设左右二人,但大多时候都是由一人独领相位。

  西汉承秦制沿设丞相为百官之长,丞相府中专有百官朝会殿供丞相召集百官商议国事。当时名相陈平对宰相职权有过一个总结:“上佐天子理阴阳、顺四时,下育万物之宜,外镇抚四夷诸侯,内亲附百姓,使卿大夫各得任其职焉”。

  宰相掌理万机,皇帝垂拱而治,正如陈平所总结的那样:我为宰相管天下万事,你为皇帝管宰相一人。陈平的内心是诚挚无私的,他说过一句非常谦卑的话:“陛下不知其驽下,使待罪宰相”。意思是我的才干资历如同驽马一样不堪,却侥幸被陛下任为宰相,这让我内心深感罪过,我唯有为您好好工作,来求得戴罪立功。

  这是陈平,那么陈平之后的宰相,之后又之后的宰相在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位置上,是不是都能做到谦卑如陈平呢?

  汉武帝对相权的大力打压

  垂拱而天下治,清闲而国运昌,功劳算谁的?你得个宰相的官位便内心有负罪感,我闲坐帝位的内心又当如何呢?相权来源于皇权,西汉宰相职权过重的情况,很快招致皇权的打压。汉武帝一出手就是双管齐下,先是设大司马瓜分相权,接着主导朝官的内外之分,稀释宰相在官僚系统中的影响力。

image.png

  当时掌管全国军事的太尉已处于罢废状态,转由丞相府兼领军事,丞相的地位之尊、职权之重达到了一个顶峰。于是“上嘉唐虞,下乐商周”的汉武帝便从古制中找到“大司马”这一法宝,用它去分掉宰相的一部分权力。

  但汉武帝并没有照搬古制,他虽然设置了大司马这个名目,却并未给它配备印绶、属员等行头和人马班子,而是把它作为一项兼职加到已有本职的官员头上,属于一种独特的加官制度。这样的好处就是皇帝能够做到收受自如,不至于出现摁倒葫芦起来瓢的尴尬。

  获得大司马加官的官员几乎都是武将,最早中奖的是卫青、霍去病甥舅二人,从他俩以将军身份加大司马称号开始,丞相府的军事职权便被剥离。但这还仅仅是汉武帝打压相权的开始,他更有力的举措是利用加官制度,把朝官分为内朝官和外朝官,搞出内外两套行政班子。宰相的那一套行政机构自然就是外朝官,而获授侍中、散骑、中常侍、给事中等加官称号的皇帝近臣则组成了内朝官。

  这样一来,大司马就自然成为内朝的群臣领袖,而宰相便只是外朝的百官之首,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大打折扣。后来汉成帝又改设大司空加入到对相权的瓜分,乐府诗的历史,丞相之名也一度被改称大司徒,连标示身份的名称都失去了。自此之后,对宰相权力的分解便成为历代皇帝打压相权的通用手段,秦汉之初的独相制不再出现,取而代之的是多相制、群相制。

image.png

  但是皇帝打压相权的操作也并不是一帆风顺,西汉后期的成帝、哀帝没有守住对大司马的加官制定位,使大司马由加官逐渐变成了本官,由一个依附于将军本官的加官变成金印紫绶、有官属、禄比丞相、位超司徒的独立职官,以内朝官领袖又兼跨外朝官首脑,俨然有了汉初丞相的雄风,为最终王莽由大司马而篡汉夺位埋下伏笔。

  封建时代的权力守恒定律

  实际上,皇权对相权长达两千多年的打压,也在一定程度上是相权不断转移变迁的历史。如果要总结一个封建时代的权力守恒定律的话,那就是权力不会凭空产生,也不会凭空消失,它只会从这一处转移到另一处或另几处。如果皇帝在追求君主高度集权的过程中,没能成功将相权转移到自己手中,那么它就一定转移到了别处,这样的情形在两千年间总是不断上演。


版权信息:Copyright © 历史天空网 版权所有   备案号:黔ICP备13004456号